188体育官网

螺蛳山改名扶风山与清淑阁的建立

文章来源:贵州文化遗产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27日 11:24:50 打印本页 关闭 【字体:

  贵阳城东扶风山的阳明祠、尹道真祠等胜迹,早在晚清就以一大批著名诗人题咏而闻名遐迩,如“一道青穿芳草径,千峰绣拥百花城”(黔西张琚《游扶风山》诗句)。 “插天一朵青芙蓉”“春来车马如游蜂” (遵义郑珍“游扶风山”诗句)。扶风山本名螺蛳山。道光《贵阳府志》卷三十三《山水副记》第三载:“螺蛳山,一名扶风山,下有扶风寺。……去城一里。山为省垣脉首山,俗以其石为螺旋,故名。”关于螺蛳山的形胜,有康熙四十四年(1705)授贵州巡抚的浙江海宁人陈诜(柴晓莲先生在《贵州名胜考略》中误作“铣”)精“青囊堪舆” 之学,曾著《贵阳省城移向说》,其中说到螺蛳山,认为是“省干之龙,过狭起高峰入省城。东山障其南,照壁障其北。”及至嘉庆间,修文人,嘉庆十六年(1810)进士、官广西怀集知县的袁如凯,在《螺峰赋序》中也有这样一段描述:“螺峰在会城之东,秀削天成。东山障其南,相宝障其北,为黔之第一峰,人物之杰出者系焉。”与陈巡抚 “遥相呼应”。

  至于螺蛳山何时为何改名扶风山,曾任贵州巡抚、乾隆二十二年(1757)擢任云贵总督(驻贵阳)的满州镶黄旗人爱必达,在其著作《黔南识略》中所说:“扶风山本名螺蛳山,在城东。乾隆五十九年(1794)改今名。梵宇清幽,颇称名胜。”爱必达只说明了改山名的时间,而并未说明改名的缘由。要知其缘由,还得从《府志》记载的“下有扶风寺” 说起。按《府志》卷三十六《祠宇副记》第六载:“扶风寺,在东门螺蛳山麓。山亦名扶风山,秀峰鹄立,石骨螺旋。左拱栖霞,右环相宝,形家称水笔文星,为会垣入脉之所。峰后为白象山,禁采石、煤,以培风水。山复有寺,建自国初。”

  扶风寺自清初草创以后,因其寺小狭陋,未能引起社会各方的重视,故也未得到很好的维护。周边乡民竟然山上采石,山下挖煤,对林木乱砍滥伐,造成山寺生态环境的严重破坏。至乾隆初,破坏更为严重。是时,有著名乡贤,开州(今开阳)人士何锦,从浙江乌程任上辞官告归,留居省垣。亲眼所见螺蛳山惨遭凿伐破坏的景象,奋然而起,决定为社会公益创一善举。何锦系 “以布衣襄军事”,助督师蔡毓荣平“三藩”吴三桂乱,得“授赞善职”的开州名士何梦熊之子,字鹤川,幼好学,乡里公试皆第一,弱冠即有文名。雍正元年(1723)举于乡,七年(1729)复举“明通榜”进士。 “明通榜”是雍、乾时期,以云、贵、川、两广和福建六省,以距京师较远,遂于会试落第举人的卷中,选出部分答卷文理“明通”者,作为副榜录取,以补知县或充任教职。故何锦得任浙江仙居、乌程等县知县职。在浙江任职期间,政声卓著,政绩被公认为浙省之最,由于悉心求治,勤于课士,又获“儒吏”之誉。

 

民国时的贵阳扶风山 (乐景武摄)

  乾隆二十年(1755)何锦在贵阳向当道者请示并呼吁,政府应立告示,严禁开山凿石,破坏环境,损伤山势“龙脉”。自己即出资,在螺蛳山麓,建一亭阁,名曰“清淑阁”,以劝戒乡民勿乱凿采。后来《贵阳府志》卷八十一《耆旧传》六,清晰地记录了这件事:“吾黔省垣东有螺蛳山,《志》称省脉所关,凿石者渔利伤脉。公(指何锦)请于当道示禁,倡建清淑阁以培之。” 时任贵州巡抚的满州正黄旗人定长,深为何绵之请和捐赀建阁之举所感动,遂于第二年,亲自署衔,制“禁采石碑”一通,作为官方的“明令告示”,立于阁侧。告戒乡民,决不允许开山凿石渔利以伤“龙脉”。从当时的历史条件看,乡贤何锦和官员定长,是不可能懂得二百五十多年后,今天人们和政府提倡的自然环境生态文明保护的科学道理。但是,乡贤的“善举”或官员的 “告示”,客观上却起到了对当时贵阳的风景名胜扶风山寺的自然生态环境的“保护” 作用,这是无可辨驳的历史事实。

  历史前进的车轮,刚滚过四十年的岁月,正值何锦之孙何泌,辞去翰林院编的职务,归里后主贵山书院讲席。其乡试同年,世居乌当云锦庄的宿学名士翟翔时为贵山书院院监。二人相知友善,情同手足。又值浙江钱塘人王湛恩知贵筑县事,非常重视地方的文化教育,皆“以敦励儒素立治”。故三人意气竟皆相投。时见筑城东胜景螺蛳山的扶风寺,多有朽圮,三人皆有扩建增修刷新之意。在王湛恩的倡导主持之下,扶风寺自清初建寺以来,进行了首次大规模的维修增建工程。乾隆五十九年(1794)当工程肇始之际,何泌还向王湛恩出示四十年前祖父何锦建清淑阁于螺蛳山麓,以劝戒乡民勿开山采石,保护山林环境的图式。并会商决定,将螺蛳山改名为扶风山,山与寺同名,以培扶风气。工程整整历时五、六年之久,至嘉庆四年(1799)整个工程方得告竣。嘉庆十九年(1814)庆保抚黔,专著《重修扶风山寺记》,并亲自书写,刻碑立于寺中,以垂永久。

  此事产生了很深远的影响,并永远彪炳史册。道光《贵阳府志》卷三十六《祠宇副记》第六记载:“嘉庆间,贵筑知县王湛恩,偕郡人何泌、翟翔时拓其基,另新殿宇。增建仓圣楼、字冢,楼下叠假山,掘池。池外为亭五楹,老树接檐,旷朗幽胜。其右复有三楹。左有楼,拾级而登,足抒远眺。寺前数十武有环翠亭,可供小憇。”清道光、咸丰年间,浙江钱塘人吴振棫,几度在贵阳任职,曾仕乡试主考官、粮储道、按察使等。至咸丰四年(公元1854 年),署云贵总督。在贵州任职期间,对贵州的山川形胜,风俗习尚,风土人情很感兴趣,时时录所见闻,遂成《黔语》两卷。其中有一篇《近郭诸山之胜》,专门描写“扶风山”“黔灵山”“相宝山”,认为“扶风之胜以明靓”“黔灵之胜以幽曲”“相宝之胜以高旷”。对扶风山的具体描述可作为何泌等增修改名后更为全面的总结:“黔山佳者不可穷记……出城东二里许,过扶风云路坊,又里许,即扶风山。半山有亭日:环翠,可以小憇。再上为僧寺,近寺之冢累累,宿草残碑,苍凉满目。……寺中室宇完好,有小池,草花鲜净可嘉。下有驯翠亭,蓄孔雀二。至昙云精舍,则三面之山,青接眉睫。城中烟树万家,历历可数,此佳绝处也。”

  至于扶风山扶风寺的一切胜迹佳景,以后或毁圮,或改建的阳明祠、尹珍祠等等,学界和笔者早有论述,也就不在饶舌赘述了。

相关信息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