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体育官网

雷山苗族服饰的刺绣艺术

文章来源:贵州文化遗产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04日 16:34:57 打印本页 关闭 【字体:

  刺绣作为苗族的传统手工艺术,在工艺、图案、色彩运用等方面逐渐形成了自己的艺术特点,形成了不同风格,其不仅是苗族服饰的重要装饰手段,也是传承苗族历史和文化的重要载体,它在我国刺绣行业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

  一、雷山苗族服饰

  雷山苗族服饰是苗族服饰百花园中的一支奇葩,是苗族人民世世代代的智慧和结晶,被称为是一部“无字天书”和“穿在身上的史书”,是人类共同的文化遗产。雷山境内不同支系,不同地域的苗族根据穿戴习俗的不同,苗族服饰保留各自不同的风格。雷山的苗族服饰形式类别多样,从性别上分有男装、女装,从年龄上分有中老年装、青年装、童装,从形式上分有盛装、便装、雄衣。从苗族的支系上分有长裙苗装、中裙苗装、短裙苗装,从地域上分有西江式、丹江式(包括望丰、郎德、大塘部分村寨)、方祥式、掌批式、也蒙式、乌达(上马路)式、公统式、永乐肖家式。由于雷山境内不同支系,不同地域的苗族根据性别、年龄、穿戴习俗的不同,服饰有所差异,但都有便装、盛装之分。男便装上装普通为左衽上衣和对襟上衣,以对襟上衣为最广泛。女盛装的上装为交襟大领衣,在衣服的门襟、底摆、衣袖、衣领、肩部等重点装饰部位,常以双龙头、飞凤、蝴蝶、鸟纹等刺绣图案进行装饰;下装为黑色或藏青色百褶裙,裙长及裸,在裙外系与裙同长的围腰或飘带,具有以飘逸、灵动的美感。

 

平绣

  二、雷山苗族服饰的刺绣工艺

  (一)刺绣的工艺手法

  传统苗族刺绣的绣法多达一二十种,基本绣法有平绣、贴绣、打籽绣、锁绣、马尾绣、皱绣、双针绣、破线绣、缩宝绣等。通常苗族各支系处于不同的审美心理和装饰的需要,常用二、三种作为主要的绣法,并通过不同的绣法的组织配图,使图案产生千变万化的效果。雷山苗绣工艺手法具有针法多样、技法独特的特点,其中以辫绣(又称环线绣)、破线绣等是雷山苗族人民的主要刺绣技艺。辫绣是先将要绣制的图案用剪刀剪纸样并将其贴在底布上,先将丝线编成辫带,编法有6根组、7根组,最多者达15根组,组带编好后,依据图纹要求把彩色丝辫钉在纸花图样上,衣袖上的鱼、山、蚕龙、水龙、蜈蚣、石榴、花卉等都是由不同颜色的丝辫构成。破线绣对线的要求和处理非常讲究,制作时,要将一根普通丝线用手工均匀分成8—16股细彩线,分好的细彩线穿上针,线随针穿过夹着皂角液的皂叶子,使彩线变得平滑、柔挺、亮泽、紧密,不易被污染弄脏,这样处理过的线再用平绣的针法,沿图案轮廓挨针挨线将图案铺满,每一根线条行云流水,又线孔清晰,丝线交错,形成独有的风韵。

  (二)雷山服饰刺绣图案

  苗族人民具有朴素的自然崇拜观念,服饰上的刺绣图案大多来自于神化了的自然界中的动植物,在苗族刺绣中许多典型的图案都是对崇拜物的形象进行抽象变形,逐步演化为具有符号意义的装饰纹样,这些纹样不仅体现了苗族人的艺术创造力,更是蕴含了苗族人的宗教信仰、民族历史、民族文化和审美追求。雷山苗绣图案主要以龙、蝴蝶、鸟、虫、鱼、鸡、蛇等动物图案和花草、葫芦等图案为主,在形制和造型方面,大量运用各种变形和夸张手法,并大胆使用多维立体造型和型中型的复合手段及比喻、暗喻、借喻、象征等的表达技巧,蕴藏着别具民族风格的审美情趣。比如:蝴蝶是苗绣中最常见的形象。在苗族古歌《枫木歌》中记述到:生于枫树心的蝴蝶孕育了人类的始祖 “姜央”和世间万物,被奉为一切生灵的祖先,敬称“蝴蝶妈妈”。不同苗族支系、苗绣技法所呈现的蝴蝶形态,各不相同,但当中蕴藏的敬意丝毫无差。又如:鹡宇鸟和蝴蝶妈妈同生于枫树,在蝴蝶妈妈生下 12 个蛋后,鹡宇鸟抱蛋三年,才得以孵出了人类的始祖姜央,苗族人为感谢鹡宇鸟的恩情,也常常把它绣在苗族的绣品上。

  三、雷山苗族服饰刺绣的色彩艺术

  色彩是苗族最鲜亮的符号。最常见的是红、黑、青、白、金等,苗绣最喜欢黑底上绣五彩斑斓的颜色,既艳丽又和谐。色彩间有时还用金、银色镶边,增加色彩的和谐和华丽。苗族的支系甚至以五种不同的服饰颜色来划分,分别是:红苗、黑苗、花苗、青苗和白苗,每个支系都有自己的颜色喜好。整体来说苗绣既有一般民间用色的鲜亮,同时又非常和谐。构图也变化多样,或富丽华贵或艳丽跳跃或稳重质朴,既有对比强烈的色彩,如红色与绿色搭配,又有色调统一和谐的色彩,如金色与红色搭配,所以许多苗绣的服饰都非常美丽。苗绣的色彩多源于对生活中常见事物色彩的提炼加工,但又不限于对自然界借鉴和模仿,最终形成具有民族特色的色彩构成形式和运用技巧。

  四、雷山苗族服饰刺绣的文化内涵及文化特征

  (一)文化内涵。苗族刺绣创作是以感情心理意象为基础的,它表现的是主观的真实性,追求的是情感意义上的真,而并不注重形象上的真,这种随心所欲、轻松自如的创作方式真正达到了“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的真正自由的艺术境界,达到 “真、善、美”的和谐统一,并上升到哲学美学的高度。作品体现的不仅是创作者个体的需要、意愿和精神审美活动,而且更多地反映了同一部族或区域内人们共同的价值尺度和审美理想。如黑格尔在《美学》第一卷中所说的那样,是“外在的现象符合心灵”,并“成为心灵的表现”。苗族姑娘通常在刺绣纹样中运用比、兴、赋的手法,通过谐音、寓意、符号三种方式来表达她们对吉祥、幸福的渴望。苗绣的率真使它的创造既没有装腔作势,无病呻吟,也没有矫揉造作,故作姿态。它是一种真情实感的自然流露,苗族刺绣的这种率真、稚拙是一种唯我能动的认识态度和知觉选择,以及浪漫无羁的想象夸张和对生活态度的奔放热情所导致,因而出现了合情不合理,主观唯我的结构方式。例如: 刺绣喜鹊站立梅树枝头,表示:“喜上眉梢”; 刺绣鲤鱼与罄,表示“吉庆有余”;刺绣鸡、羊、蝙蝠、佛手,表示“吉、祥、福、寿”。但这些纹样同样真实感人,使我们看了仍然觉得亲切、和谐、美丽、动人。

  (二)文化特征。一是具有文化的传承性。用考古学的眼光去看雷山苗绣,可以清楚地看出历史发展的轨迹。将那些古老的鱼纹图案与西安半坡遗址出土的彩陶鱼纹进行比对,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从这一点可以反映苗族具有与母系氏族公社时期一样悠久的渔猎生活。苗族虽然没有什么文字详细记载着他们的历史文化,但是可以从他们服饰中的图案和样式找到答案,他们是具有悠久的历史文化,只是换“以服饰记载历史文化”这种独特的方式进行记载而已,将自己的历史文化通过这种特殊的载体进行传承至今,可以说是“一身穿着跨千年”。二是艺术风格的独特性。雷山苗绣艺术风格体现于设计有古代遗风,美观大方,色彩丰富鲜艳,对比强烈;构图严谨、对称、协调;制作工艺表现技法多样,集绘画、剪纸、刺绣、银饰锻制、写实、写意、拟人等多种表现技法为一体。艺术风格较稳定,受外来文化影响小,保持原生态。三是文化的传播性。雷山的苗族文化丰富多彩,并不断向外传播。从二十世纪60年代至今,雷山的苗族文化曾多次到北京、上海、深圳等地和莫斯科、巴黎、美国等国外展示,深受人们的喜爱和好评。展示的内容丰富,其中苗族服饰刺绣就是重要的展示内容之一。自2001年以来,雷山连续成功举办15届苗年文化活动,每届的苗年活动,都是花样翻新、不断创新、不断提升、现特显优,给游客来宾的都是一种全新的感觉;1991年9月雷山文工团被选调参加188体育官网文化厅组织的“民族民间艺术团”赴香港参加第一届中国艺术节; 1992年6月——9月,雷山县文工团被选调参加文化部组织的“贵州民间艺术团”赴西欧荷兰、比利时、法国、英国等8个国家巡演;2003年10月14日,法国—中国文化年中华民族服饰表演中,雷山的苗族服饰曾在法国巴黎的卢浮宫T台上大展风采;2016年 12月2日雷山民族文化歌舞走进美国纽约时代广场,雷山文化宣传片还在美国纽约时代广场塔楼广告屏上以一条滚动播放18次播放一周的形式播放。通过苗族服饰的展示和传播,有利于国内、国际、各民族的大团结,有利于扩大对外的影响,对少数民族地区的招商引资、文化旅游产业发展、经济发展等都有着重要的促进作用。

  苗族刺绣是苗族源远流长的手工艺术,是苗族服饰主要的装饰手段,是苗族女性文化的代表,以其独有的艺术形式记录和传播着苗族悠久灿烂的文化,它是记述民族历史、传承民族文化,加强民族凝聚力及对后人施行社会教育的形式表现,它让人们了解了人类文明的起源和发展历程。雷山苗族刺绣已选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一直以来,在民族文化的传承、挖掘、整理和开发过程中,雷山认真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坚定文化自信,坚持在实践创造中进行文化创造,在历史进步中实现文化进步,担起了新的文化使命,坚持以“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开发、传承发展”的原则,通过建设博物馆和教育生产示范基地,开展数字化建设,编辑整理书籍、举办节庆活动等方法加以保护、挖掘、抢救和传承发展,有效地进行活态传承,苗族刺绣非遗文化得到了有效保护、传承和利用,为夯实雷山非遗文化基础,推动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建设有着重要的促进作用。

相关信息

X